书客居 > 从纸扎人开始 > 第二章 纸扎要诀

第二章 纸扎要诀


  房顶哗啦啦响,那是油灯被风吹过的声音,咯吱咯吱的让人牙酸。

  方白从桌子上拿起油灯,放下书本,来到一个纸人面前,将油灯放在纸人下巴处。

  “滋滋……”

  纸人被火焰灼烧,燃起的火焰却不是红色,而是泛着冰冷的幽绿。

  “去看看。”方白指了指门口。

  纸人带着幽绿火焰,像活人一样来到门口,按住木门。

  幽绿火焰并不灼热,木门毫发无伤。

  纸人用力拉开木门,同时伸手死死握住门把手。

  门外一片黑暗,黑暗中方白看到很多人影一闪而逝,有男有女有老有少,穿着也各不相同。

  当木门打开后,这些人影全部停下,齐刷刷转过头,眼神僵硬、死板、阴冷、嗜血。

  方白握着油灯,喊道:“关!”

  “啪!”

  木门关上,一切恢复正常。

  纸人身上的火焰消失,连同纸人化作灰烬。

  “又多了。”方白颇为头疼。

  阴驿地处穷山恶水,诡异的东西也就多了,而他所处的阴驿又更加偏僻,一到晚上,这些东西也更多了。

  诡异之流,夜晚更甚。

  大越国本就百废待兴,像这么偏远的地方,能在白天送点灯油过来,已经算是极为照顾了。

  油灯两盏,一盏挂在房顶,保外,一盏挂在屋里,保内。

  当然,油灯也不是无敌,真遇到那种大恐怖,不要说一盏,十盏都不顶用。

  方白有三盏,其中一盏是之前离开的驿人给他的,换走他两个纸扎人。

  刚才瘦削老人过来讨要,估计也不是没了,而是明早要离开,如果大晚上之前还赶不到下个阴驿,这玩意儿能保命。

  方白给的那一盏剩不了多少,做个顺水人情而已,瘦削老人也明白,他忌惮方白一屋子纸人,也将就领了这份人情。

  人活世上,总得讲点人情世故,即使不知道未来会不会有用,顺水人情而已。

  至于他……

  方白打开另一个柜子,看着里面满满十盏油灯,露出满足的笑容。

  纸扎人这行当,暴利!

  每天做五个纸扎人虽然挺费精力,但两个纸扎人能换一盏油灯,那些驿人离开前,全都和他换了不少。

  “还是先看书。”方白又坐回原位,继续看着。

  《纸扎要诀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方白打算看完之后,就直接烧了,以免落入他人之手。

  这年头,这世道,小心为上。

  房间幽暗,借着油灯,方白用了两炷香时间,终于把后面的内容倒背如流。

  在确定巨细无遗后,方白拿起油灯,抬出脚下的火盆,将《纸扎要诀》放入其中。

  “轰!”

  烈火烧了起来,等到《纸扎要术》化作灰烬后,方白用脚把火盆踢入桌子底。

  后面的内容其实也很简单,一是换取的东西,二是烧纸人的方法。

  换取的东西随机,这个没法掌握,而如果重样,或者类似,则会相应加强当前能力。

  至于烧纸人的方法,首先需要把纸人头朝西脚朝东,其次从脚烧到头。

  俗话说,活人睡南北,死人睡东西,讲的就是这个道理,从脚烧到头则是寓意从下到上一路通畅。

  “试试。”

  有了方法,方白掏出拳头大小的纸人,头朝西脚朝东摆放,再用油灯从脚的位置引燃。

  这纸人是按照《纸扎要诀》的规矩做的,分毫不差的还原了上面的内容。

  当火焰烧起时,由红色变成了绿色,纸人在绿色火焰下一息都没有坚持下来,化作了灰烬。

  “这也没什么变化……”方白心中嘀咕一声。

  刚这么想着,脑海中突然传来巨响声。

  声如炸雷,头晕目眩的感觉传来,方白眼冒金星,脑海中循环往返的重复着响声。

  主要是没有准备,不然方白不至于此。

  过了一会儿,晕眩感渐渐消失,还没等他缓过来,在他眼前出现迷雾般的黑气。

  黑气汇聚,朦朦胧胧,充满神秘感。

  三个由黑气组成的字浮现。

  “鬼丝术!”

  黑气消散,全部顺着方白眉心钻入,与其同时,还有海量的信息传来,方白抱着脑袋,用了好久才缓过劲来。

  疼!忒疼了!

  就好像被人拿着大锤,一锤锤的敲在脑门,嗡嗡作响又找不到谁锤的。

  方白寻思着,每次都要来一回,那以后有得受了。

  好在一切都值得,不然就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  “鬼丝术……”

  方白并指如刀,对着前方轻轻一划,前方出现一道细细的黑线。

  黑线细如发丝,却不容小觑,出现之后阴风号号,伴随阵阵哀嚎惨叫,一看就不是正经能力。

  鬼丝术,以精力为引,凝一丝于指间,丝线如发,难以细查,可攻可守,可附着于人,追踪巡查。

  方白面色苍白,扶着桌子坐下:“太耗费精力了。”

  像他这一行,用的就是精力,包括制作纸扎人也是一样,但没想到鬼丝术消耗这么大。

  以他目前的精力,用出三下已经是极限。

  “休息一下。”方白起身,躺在床上:“能力是好能力,就是不太正经。”

  他期盼着来点正气点的,比如天雷术、五雷法那种,用出去响亮好听。

  可鬼丝术……听着像给人穿的。

  “算了,好用就行。”方白转过身,刚才消耗挺大,睡意来袭,渐渐睡着了。

  纸人来到方白床前,围着方白,将他保护起来。

  ……

  方白做了一个梦,梦中他回到前世,在网上认识个妹子。

  两人相谈甚欢,就相约去酒店坦诚相待。

  正当他们互相以诚相待时,方白看到妹子大腿上缠着一圈圈鬼丝……

  梦,醒了。

  准确的说不是被吓醒的,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。

  方白睁开眼睛,从床上坐起来,透过窗外看去,外面仍是一片漆黑。

  “咚咚咚!”

  敲门声很急促,这在以往是见不到的。

  大晚上,外面各种诡异纵横,还有人能敲门?

  方白挥手,纸人们列成一排,站在他前面,形成防御阵势。

  “谁?”

  来到门口,透过木门门缝,方白看到一丝光亮在外面闪动。

  ——那是油灯的光亮。

  “小兄弟,快开门,我的油灯支撑不住了。”


  (https://www.skj520.com/a/40498/40498979/14860774.html)


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www.skj520.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skj520.com